乐临

霸道暗香爱上我 【1】

   云梦有许多棵杏花树,我喜欢躺在上面,偷得半世空闲。
   我叫寄灵,是一名云梦弟子,医者父母心,我一直听循着掌门的教诲,守尽了自己的本分,救治苍生。
   所以……老子都这样乖巧可爱了,为什么麻烦事还是找上门!
   咳咳……事情是这样的。
   众所皆知,我们云梦花美人美校服仙,但是最出名的还是我们的汤池。
   那四个门派的弟子总是来我们汤池淋浴。“我跟你说,我总是能看见华山弟子和武当弟子搂搂抱抱,哦哦哦还有,那什劳子秃…和尚,不是不染红尘吗,我怎么看着他们偷亲暗香小师弟的小嘴?还有还有……”在汤池就职的师姐这样对我说。
   “这个江湖太可怕了,好好的正派弟子,唔……不算暗香,居然好男风……”我说,师姐顿了顿,用一种我看不懂的眼神看着我,对我说“师妹,你还是太纯洁了。”那眼神令我难忘,我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在那眼神的注视下越走越远。
    多年之后,当寄灵也被江湖这个大染缸染了个彻底,她才知道原来云梦有一种名曰腐女的弟子。
    然而,现在的寄灵那么天真烂漫,心怀慈悲。
    我有些许小伤寒,可能是淋浴过后没有及时擦干头发的原因。我准备去桃源津的沉香师姐那讨些药。
    师姐被我大半夜从床上拽下来,也好风度的没有生气,听闻我有些许伤寒,便从柜子上拿出了一个小纸包,对我说“明天一早,将这两钱药煎水服。”便头也不回的回了卧房。我问道“能现在吃吗?”“不能。”我隐约听到从被子中传来的模糊声音。
     走夜路回了房,我过了不久便沉沉睡去。
     第二天清早,我将师姐为我开的两钱药煎水服下,过了不久我的确感不到头痛了,因为没有心情关照它了,我正一趟一趟地赶去厕所,我隐隐感到不对,清早醒来时头脑本来就有些许不灵光,便没有仔细看,直接把药随着水煎了便草草咽了下去。现在看来这岂止是不对劲,而是大大的有问题啊!
     我拿起因太过匆忙还没来得及扔的药包,用手蘸了蘸那细碎的粉末,又闻了闻。这不是巴豆吗?
     我刚想拿着药包去质问沉香师姐,就发现腹中又一阵绞痛,急忙撇下药包,奔向茅厕。
     腹痛直到下午才好,内心默默记了沉香师姐一笔,便不知悔改的跑去汤池。
     上午热热闹闹的汤池由于接近黑夜变得人烟稀少起来,汤池当值的师姐说今天暗香师弟泡了一会儿突然对少林说了什么,少林立刻一把抱起小师弟,然后穿好衣服,足下轻点就没影了。
    对此,我没有发表意见,只静静的泡汤。师姐话锋转了转,又对我说“听说你昨天有点伤寒?”我幽怨地讲“本来没大事,怪我非得大半夜去桃源津向沉香师姐讨药,她直接给我拿了两钱巴豆……”“哈哈哈!你真是活该,整个云梦都知道昨日沉香为她一个病人送了终,心情差得很,你还敢大半夜去惹她?”“整个云梦怕是只有我不知道吧。”我叹了口气。心中却默默把记给沉香师姐的那个小杠杠划了。
    谁知就白天汤池师姐和我随意唠的八卦中的小师弟,却引来了一位暗香的师姐。
    大半夜的,那该死的腹痛又来了,我叹了口气,出了卧房,却看见院子里站了个穿紫色劲装的女人。
    听到了我的声响,那女人转过头来,竟然是张极好看的脸,在黑夜中,女人仿佛与黑暗融为一体,只有眉心间的红色花钿暴露在空气之下。瞧见我,她笑了笑,一双桃花眼极为轻佻的看着我,她说“敢问少侠可否看过我的师弟,长得秀气,瘦瘦高高的,哦,旁边可能还跟着个和尚。”她的声音低哑,却又有些意外的柔和。我不出云梦,下意识的就想回答没看见,后来一想,等等,看衣服这是暗香的校服,这个女人必然就是暗香的杀手,而暗香的小师弟,旁边还跟这个和尚,就我就知道啦,我回答道“哦,他被那个和尚带走了,至于就去哪儿我就不知道了。”那暗香师姐一直专注的看着我,我也毫不示弱的回望她----看谁先输。
     暗香师姐先败下阵来,“多谢少侠了,敢问少侠大名。”
    “区区小事,无足挂齿,就不必留名了,况且……少侠你也没有留下姓名,不是吗?”
     暗香师姐笑了笑,转身,像只慵懒的猫儿一样,但又灵巧的跳到了墙上。
    “暗香,沐颜汐。”淡淡回眸,妩媚一笑。
    “行不改名,坐不改姓,云梦,寄灵。”我利落道出自己的名字。
     “寄灵……好名字,寄予世人,不掺杂质的内心灵魂。医者,仁心……”话音未落,人却不见了。
      我由衷的赞叹暗香的轻功真不错。
    “寄灵师姐?我怎么听见了你在和人说话?”来者是温苑儿,我的一个刚刚入门的小师妹,为人和善,长相温婉“哦,是呀”和她说吧,又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事“今天暗香师弟来汤池泡汤,不见了,他师姐来找我问问。”温苑儿有些惊讶,“啊?暗香不是什么正派,他们的杀手夜不归宿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?寄灵师姐,她会不会是来……”“看样子不是的,”  我打断她的话“别多想了,回去歇息吧。”我对温苑儿笑了笑 ,便先行回房了。
     沐颜汐?名字倒好听,就是不太配一个杀手。